秦贺。

对我来说,风光无限的是你,跌落尘埃的也是你,重点是你,而不是怎样的你。

【魔道】【泽藏】前尘旧梦[中]

终于更文了!!!

魏世安:

家仆视角
老一代人的故事


  藏色散人自己不知道江宗主对她的心思,而我是看的出来的。


  江宗主事后也只是稍稍批评了一下便罢,没有提别的事,对藏色散人一如既往的好,我见江宗主对待藏色散人与其他姑娘有异,恐他并不把藏色散人认成妹妹,而是心悦之人。而眉山虞氏的小姐在赏莲会上并没有给藏色散人好脸色过,藏色散人也就笑笑过去了。像这样半辈子活在深山里的人,还是不要懂人世间的污浊比较好。
  


  有一日晚上,藏色提着壶酒进屋,脚步凌乱不像平日轻快,我给她留了两盏灯,昏黄烛光映红她半边脸,照出一道亮晶晶的泪痕,她攥着衣角嘤嘤几声。骄傲风骨褪个不剩,佩剑被她甩在脚边,这是她最在意的东西。
  一团黑色人影停在门前,嗓音沉稳,仔细听是能听出颤音的。


  “姑娘,你的心意我领了,不过我们身份过于悬殊,不适合..”话说一半,藏色把酒坛打翻在地,我忙去拦她,她握着陶瓷碎片把纸窗打出一个洞,飞溅出一条血线,我仔细看,他侧脸上留着新血,没有伤到要害便好,我真为那人捏了把汗。


  这边藏色哭的狠,门口那人站着不走,我怕这事引来多舌之人评头论足,把纱布丢给魏长泽,让他赶紧走,惹得我家小姐伤心了还赖着,多不要脸的人。
  他听了我的话皱了眉头,答一句多谢姑娘,快步离开里院。


  我看他离开的背影,又看看藏色瘦弱仿如一张叶子,风吹过就飘走的模样,着心不忍,锁了门扶她起来,告诉她没什么好记挂的,他又不在乎你。
 
  怎会不在乎你。


  只是一山不容二虎,他认为你与江宗主已定下终生,便不来打搅你了,也不让江宗主为难而已。


  她闷闷的说来,看见魏长泽在房里挂着自己的画像,还谎称不喜欢自己,又是什么意思。


  我年纪小些,但仍懂得门当户对是何意。魏长泽是不想让你嫁错一个坏人家,我这样对她说。


  “我才不要什么好人家!喜欢不就应该直说吗!”


  我方知与她没有道理好讲,任性惯了,劝言也不爱听了。
 


  那晚之后,藏色在其他人面前表现的很平常,我能注意到,她不时在留意魏长泽,而魏长泽也在留意着她。


  何为门当户对,何为情谊深长。


  眉山虞氏的人终于还是来了,带了整箱整箱的金银珠宝,衣物首饰,最可气的还是那个虞小姐,占着上好的客房,每天发着闷气。


  旁人当她与江宗主终是不能成个美满家庭,而我看恰恰相反。


  莲花湖上有座石桥,两人常常在桥上晃荡,江宗主牵着她的手,爱意绵绵长长,有人来了便松手装作合不来的样子,又反反复复。


  两人都是倔脾气要面子,只得这么掩饰感情。
 


  藏色后来还是去找魏长泽了。


  藏色那天晚上喝了酒,硬扯着我去找他,举着自己的剑问他,你到底爱不爱我。


  魏长泽慌了,想要去夺剑,眼看剑就要割到颈子了,我大喊一声藏色,她却叫我闭嘴。魏长泽取下佩剑 ,割破了右手食指在白墙上书写着,字体秀气,触人心胸。


  “此生无羡,吾心悦者——”
  “藏 色 散 人”


  藏色几乎是跑过去抱住了他,显得有点悲伤,却又是个暖暖的范围,我笑着,祝福他们长长久久,有情人终成眷属。
 

【魔道】【泽藏】前尘旧梦[上]

超级棒!!!!!

魏世安:

家仆视角
老一代人的故事
     我打小侍奉在莲花坞,是个土生土长的云梦人,父母亲去世的早,家里供不了我吃穿,便早早送来当学徒。
    实际也就是打杂的,连校场都没让进过,在厨房伺候点小事儿。


    江家的家主是位刚及弱冠的男子,性格温润如玉,面貌不输于蓝家男子,对谁说话都不会板着脸,就算对着我这张灰头土面,也丝毫不嫌弃,用一副关心的语气问要不要换个职去伺候伺候要来做客的小姐。


    我用两秒钟想了想,拒绝了他的意见。对于那种娇滴滴、整日提不知名要求的大小姐,我还是不去理睬好。


    一个女子在我回答的时候钻进门来,一身白衣荡荡,绣着仙鹤花纹,扎着高高的马尾,眉梢含笑,轻快的步子,看不出名门闺秀的样子,倒像是道姑。


    那女子走进来先向我打了个招呼,很是亲切,眼尾弯起一个可爱的弧度,唤了家主一声“枫眠兄”。


    “这是在帮我挑侍女吗?她就不错啊!你愿意来吗?”她对我眨了眨眼,搞得我没有理由好拒绝了。我尴尬的咳一声,憨笑着点头。


    敲你妈。
 


     莲花坞侍女服装多数为及踝紫裙,大多都带佩剑来保护主人。


    我觉得自己不带都能被主人保护好。
 
   这位像道姑的女子,据说是抱山散人的弟子藏色散人,其他侍女说我可是得了福呢,这位藏色散人说话做事没有架子呢。


     藏色散人刚住进新屋子几天,家主提出要开个赏莲会,修真界大大小小各个家族都要来凑个热闹。然而藏色散人这几天面色都不是很好,心情也有点郁闷,问话带点支吾。


     她在无人之际悄悄告诉我,她喜欢上一个家仆了。


     还是一个收拾柴火,掌管杂事的家仆,身份低微,我劝她不要去喜欢。她却一脸坚决。“我已经被他迷上了,没发脱身啦。”我在之后暗暗叹了好几声,这么好的女子没被世家公子采去甚是可惜啊。


     赏莲会开了,藏色散人也进了场,我瞧瞧跟着她,见她手上拿着把噌噌发亮的剪刀,有点毛骨搜然,随着她的目光看过去,一身白袍一方云纹抹额,冷色眼眸带笑,搀扶着一位衣着同样的女子。


     旁边站着个年纪不老的人,留着手指长的胡须,我看着很不顺眼,相貌堂堂留了个胡子。
     藏色散人走过去,一剪刀给剪平了。


     平了。


      我见那人几乎瞬间青了脸要和藏色散人打架,可是藏色散人神一般回了话:“我替你修理容貌。”我听了都心寒,更何况这蓄胡子的人,估计气到五脏六腑具裂了罢。


      事后我夸赞了她,藏色散人像个孩子似的伏在地上笑了好久,表情丰富。


       赏莲会三至五天,江宗主没有空来训她,她便拉着我去为非作歹几天,剪了蓝启仁的胡子,拔了百年老莲,掰断了人家的剑之类的一系列坏事。
     

夸夸自家傻子。

魏世安,真棒,简直棒炸天际,逐梦逐梦逐梦魔道圈圈圈圈圈圈圈圈圈圈圈,你是那写文小能手。@魏世安 













更文,爱您。